栄光は不敗。
彼は来た時風を持って来た。
我永远爱王杰希。

【黑遍全联盟】所以微草今天贴春联了吗?

*OOC!OOC!OOC!慎入

*私设如山

*无比短小




众所周知,过春节的传统习俗有一项是贴春联。


年味夹杂着恋爱的酸臭味在全国各地肆意飘散。


地处B市的微草一大早就开始做准备了。


方士谦为了给王杰希一个惊喜,特地从欧洲赶回来。


他一大早就等在了微草大门口。


“小队长!!!我想死你啦!!!”


“方士谦?!”


方士谦亲眼见证了王杰希的两只眼睛瞪到了一样大。


给小队长一个惊喜,目标达成√


“师父!”


方士谦拍了拍袁柏清的脑袋(呸),肩膀。


“袁柏清你个好小子,没给师父我丢脸吧。”


方士谦还想和微草众人唠会儿嗑呢,就被王杰希打断了。


“来了?”


王杰希大小眼一瞪。


“来的正好,买两幅春联去,买不到别进本王的微草大门。”


方士谦就纳闷了,他是要给王杰希一个惊喜的啊。


怎么现在看起来王杰希好像早就知道自己要回来了。


方士谦把目光瞥向袁柏清。


“向天发誓:我不是我没有!”


袁柏清一脸无辜。


方士谦只能认命的上街买春联去了。


肯定是袁柏清这小子不学好告的密。


回去得定胖揍他一顿。


刚拐过两个街角,方士谦手机传来一声短信讯息的提示音。


难道小队长回心转意啦?


方士谦怀着期待点开了王杰希的讯息。


“对联记得给本王挑两幅吉利点的。”


还配了一个大小眼专用表情o_0


靠。。。


方士谦随手挑了两幅对联,也没看对联上写的是啥就往回走。


回微草的路上顺手给王杰希打了个电话。


“小队长~”


“对联买完了?”


“买完了买完了。”


“给本王快点回来。”


“好的小队长,我马上就!!!”


方士谦说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电话里悄然安静下来。


“方士谦你咋了?”


电话对面是王杰希焦虑的声音。


“方士谦?方士谦你说话啊。”


“小队长我没事...就是...”


“方士谦你倒是说下去啊,就是什么啊?”


“就是刚才说话时候咬着舌头了...”


“嘁...”


“话说回来小队长你刚才是不是担心我了啊。”


“瞎扯,没有。”


“小队长小队长你是不是害羞了啊。”


“再不回来晚上睡沙发!”


“哦。”


反正小队长是不会忍心让自己睡沙发的。


大不了把小队长睡♂了就好。


据某目睹了王杰希打电话全过程知情人士袁柏清陈述:


他师父不出声的时候,他队长差点就报警了。


当时队长只穿着半袖,抱起衣服就往楼下冲。


那场面分明和“不担心”一点关系都没有。


于是袁柏清打电话向刘小别诉苦。


电话打到一半。


“薄情儿啊,小鬼来了,我先挂了啊。”


靠。。。


刘小鳖,连你也抛弃我。


袁柏清从口袋里掏出墨镜默默戴上。


呵,恋爱中的男人们。


袁柏清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打开了方士谦买来的第一副对联的盒子。


红叶题诗成佳夫妇,赤绳系足结好姻缘。


???


说好的春联呢???


这都是啥跟啥啊。。。


抱着残存的希望,袁柏清打开了第二幅对联。


皓月描来双燕影,寒霜映出并头梅。


哦,师父你TM真棒。


袁柏青在心底把方士谦及其祖宗十八代全问候了一遍。


袁柏清忍住了把这两幅对联拍到他师父脸上的冲动。


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袁柏清在心中默念这句话一千遍。


然后把这两幅对联放到了队长宿舍的门口。


队长,你出来一定要仔细看这两幅对联。


师父,祝您好运,寿比南山。


自求多福吧。


我们且不去计较为什么微草队长宿舍里后半夜会传来莫名其妙的吼声:


方士谦你给我滚出去!!!


可这也不能隐瞒队长第二天一直都捂着腰的事实。


某草队员如是说。


所以微草今天贴春联了吗?



/这里昨夜何草/自知之明小学生文笔/求小红心小蓝手/求点梗求私信来者不拒都会尽力去写的/

评论 ( 8 )
热度 ( 249 )

© 昨夜何草 | Powered by LOFTER